Member log in

婴幼儿配方乳品过剩成难题

中国有关管理部门于今年5月1日发布了国家进口食品企业注册认证名单,导致未能通过注册认证的新西兰婴幼儿配方乳品企业大量过剩。

去年,中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CNCA)宣布5月1日将向外发布首批国家进口食品企业注册认证名单,此举标志着中国认监委有意加强对进口奶粉监管的责任力度和可追踪性。

近年来,新西兰的出口预售奶粉量翻番增长,目前年出口量达2亿美元,遍布43个国家,其中39%的奶粉进入中国市场。

目前,新西兰13家奶粉生产商中有5家已经成功通过中国认监委的新婴幼儿配方乳品认证,包括恒天然(Fonterra)旗下的Canpac 、Nutricia、Sutton Group、Dairy Goat Co-operative、以及GMP Dairy。

根据新西兰初级产业部(Ministry of Primary Industries)的数据,以上5家奶粉企业对中国的出口量占新西兰对华奶粉出口总量的90%,这一现状颇受业内人士争议。

新西兰初级产业部未能助本地奶粉企业一臂之力。初级产业部于去年12月才向国内企业证实了中国有关奶粉监管改革的消息,但有些国家至少提前一年便公布了这一消息。

4月下旬,中国证监委公布了3月访新期间对某些新西兰奶粉企业的审计结果,宣布将对进口奶粉进行监管改革。而此时距离5月1日注册已时日不多,令新西兰初级产业部人员及国内奶粉企业感到措手不及。

位于奥克兰的NZ New Milk公司表示,公司不得不进行裁员,已将原来的60名固定职工减少到42人。今年年初公司轮3次班,如今只轮一次。

“我们在尽力使中国市场以外的出口量最大化,同时也在配合初级产业部进行中国境外奶粉企业的注册认证,” NZ New Milk公司总裁David Spurway表示。

“遗憾的是,考虑到新西兰奶粉企业较多,首批审计的时间紧张,我们没有进入中国证监委的审计计划。因此我们没有及时注册,但是注册申请已经提交。”

New Image公司总经理Guy Wills表示,由于5月1日起未能对中国出口产品,公司已面临资金压力。

“我们对厂房、质量体系、产品开发、品牌和人力已投入了上千万美元。我们好不容易在中国市场获得了一席之地,而且在5月1日注册消息公布之前与中国签订了几百万美元的多分订单,” Wills经理表示。

“现在我们手上有很多原定对中国出口的乳品原料和成品。业内和政府都曾经认为,即使中国实行新的监管措施,我们原定的出口产品也应该能够顺利出口。”

Wills经理表示,由于New Image公司拥有13个出口市场,因而风险得到了有效分散。他也表示,公司在等待注册认证的同时对婴儿配方乳品市场缺乏清晰了解和正确认识,这是公司较为关心的问题。

“大众可能会误以为尚未通过认证的企业存在不合规和产品质量的问题。”

“这种说法对New Image公司并不适用。我们在行业已经立足30年了。我们为中国生产的营养品,包括婴儿配方产品,已有近10年历史了,并且我们一直生产高质量产品。”

“我们不理解为什么我们不能通过注册,我们也在通过两国政府间的沟通来确保我们尽快成功注册。”

New Image公司表示,等待认证结果的漫长过程意味着集团必须对生产部门进行裁员。公司不会具体透露裁员人数,但是集团通过注册认证后会重新评估其业内地位。

与此类似,位于新西兰南岛的Blue River Diaries公司表示,公司考虑在40名优秀员工中选择性裁员。

“目前形势不太好,因为我们现在不能对中国出口婴儿配方奶粉,” Blue River Diaries总裁Jazz Hewitson表示。

“目前我们在研究对中国市场可以出口哪些奶粉外的产品,直到奶粉出口限制解除。”

Hewitson总裁表示,婴幼儿配方乳品占布鲁威尔2014年目标产量的90%,加之这些产品仅对中国出口,受限后也无法对其他国家出口。

“这一限令来的实在突然。我们刚进入中国市场不久,有一天突然得知必须5月1日前交货,于是我们很快就交货了。我们知道要中国要进行审计,但是审计过程非常不透明。”

Hewitson总裁表示,Blue River受到了中国证监委的审计,目前仍在等待结果,只是不确定还要等多久。此前Blue River主要出产并出口全脂奶粉。

 

英文原版文章写的是Jamie Ball

本文由Simeng Wang 王澌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