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洞察:左派工党最终支离破碎

总的来说,大选前新西兰工党公布的货币和经济政策上的重大变化,都会给新西兰这个国家和商业带来不利的影响。

其中某些政策为新西兰优先党和新西兰保守党带来了更多的选票----这些选票主要来源于新西兰工党的支持者----这导致了工党最终的得票率跌至其历届选举以来最低点,低于25%。

大选结果显示,在所有获胜的非毛利裔前排工党议员的选区中,至关重要的党票都是国家党领先。

获胜的工党党魁David Cunliffe、副党魁Grant Robertson、及Phill Goff,、Annette King、Trevor Mallard、David Shearer 都没有在各自的选区为工党赢得比国家党更多的党票。

同样地,Ruth Dyson、Phil Twyford、Andrew Little、Jacinda Adern、 Sue Moroney和Clayton Cosgrove在他们的选区中落败,其中四者还是因为工党的党票得票率而另以排名议员回到国会。David Parker作为仅排名议员回到国会。这没包括排在他们后面的Maryan Street和Moana Mackey,她们即是选区也是排名候选人。

工党在选区中既赢得党票又赢得议员席位的是奥克兰南区和西区的四个议员席位,及毛利选区六个议员席位。这反应了民众明显地对工党是否合适领导下一届政府缺乏信心,包括其打算修改教育和就业的相关法律以利于教师和工会,及征收用水税、控制电价和其他市场发展的政策。

对于工党来说,这次大选的主要教训是应该真正领悟到,对抗国家党应该从核心的基本问题入手,而不是涉及深奥的经济问题和反市场的花言巧语。工党只有五名排名议员,又面对強大的中间选民的影响力,工党议员们应该远离左侧向中间平衡。

还有一个我们不曾留意和思考的另一个输家,即媒体评论家从来不觉得国家党有可能一党过半,许多媒体评论家也没有想到公众对不好的政策的了解会比他们更透彻。

 

英文原版文章写的是Nevil Gibson

这是原来的英文文章的删节版 - Editor

本文由Keven Chen翻译